主页 > 舆情驱动 >【王道还科普专栏】母亲像月亮一样 >
2020-06-13

【王道还科普专栏】母亲像月亮一样

【王道还科普专栏】母亲像月亮一样

王道还科普专栏〈母亲像月亮一样〉全文朗读

王道还科普专栏〈母亲像月亮一样〉全文朗读

00:00:00 / 00:00:00

读取中...

哺乳类的亲子关係符合动物界的常模,就是由雌性独力负起生与养的责任,只是变本加厉。不过生育是身体的机能,无所谓「母职」,养育才是,兹事体大。有少数物种连雄性都参与了,例如我们人类。有趣的是,关于父母的养育之恩,传统的记忆偏重母教。《三字经》对母教便有具体的叙述:「昔孟母,择邻处;子不学,断机杼」。父亲呢?「子不教,父之过」,没有故事,抽象得很。最生动的父教故事,是《红楼梦》里贾宝玉受到的责打,铺张扬厉,极为惨烈。而在中学教科书里,除了孟母的典範,至少还会学到欧阳修随母亲「以荻画地学书」。

 

只不过教育涉及施与受两造,只以一方论成败,难免以偏概全。即使不打不成器,也要看孩子是否那块料,养过孩子、教过书的人大概都心里有数。何况人的发育期很长,从小受到的母教、父教发生什幺影响、造成什幺结果,往往想当然耳。因此以动物实验釐清一些变项的作用是常用的研究方法。最近美国宾州大学心理系的一个团队追蹤一群狗仔,观察母亲尽母职的风格,以及狗仔在「转大人」前的某些智力、性情特徵,再以牠们日后的成就验证那些变项的重要性。研究人员想回答的问题之一,用日常语言来说,就是母亲的养育方式与孩子长大后的成就有没有关係?

那群狗仔出生时就注定要进入一个导盲犬训练机构受训。通常只有七成能通过考验、取得执照。合格的导盲犬必须心无旁骛,宁静沈稳,不受突发事件干扰,才能称职。此外,不受新奇刺激撩拨、又有解决陌生问题的能力也是必要条件。

首先,研究人员在狗仔出生后头三个星期,以录影机纪录母子互动。然后在正式受训前,也就是14-17个月大的时候,以11个测验观察牠们的行为倾向。测量项目包括认知因子(如变通的能力、解决问题的能力)与气质因子(包括服从、专注等特质)。训练结束后,约三分之一(32/98)遭到淘汰,研究人员再分析观察纪录与结果之间的关联。

 

最有趣、也最令人惊讶的发现是,受到母亲密切守护的狗仔,比较可能遭淘汰,违反我们的常识。不过,仔细分析就会发现,那些母亲属于「紧张型」:体内压力荷尔蒙浓度较高,对压力的反应也比较强烈。因此与狗仔互动频繁,见不着狗仔就不安,都是紧张的表现。以现在流行的词来说,牠们可算「直升机」母亲。毕竟无微不至的照顾,与大惊小怪的监控,有时难以分别。

研究人员发现的另一个关键母职变项更有趣:哺乳的姿势。原来有时母狗躺在地上,身体横陈,前后乳头大约处于同一水平线,狗仔容易接近;有时母狗坐着或站着,狗仔必须仰头吸奶,而且不易搆着较高的乳头。常以卧姿哺乳的母亲,养出的狗仔淘汰率高;常以坐姿哺乳的母亲,及格率高。其中的道理,似乎正好呼应了当年在成功岭常听教育班长说的一句话:不要为吃一口饭而低头。孩子从小就为生存而挣扎,是最好的生命教育。

不过,这些发现再有趣,也难免炒冷饭之讥:值得注意的结论,只是印证了常识;有待釐清的问题,总是因为这个那个因素不克解决。例如狗妈妈与狗仔系出同源,如何判断牠们的行为来自基因还是教养?天生紧张的狗妈妈养出的狗仔,天生就紧张,怎幺会通过唯有「沈着」才能过关的考验?

 

其实在动物行为领域中,最值得深思的问题是:在许多实用测验中,过不了关的个体为什幺会有那幺多,而且每个世代都有那幺多?

导盲犬训练筛选的特质,并不只在「导盲」工作上有用,几乎我们想得到的任何生活方式,那些特质都是有利的。做任何事,容易紧张、不能专心、择恶固执、不知变通的个体注定失败;不利于生存,更不利于生殖。因此,如果那些特质来自基因,它们早该被芟夷净尽了。而我们在任何一个动物族群都会发现许多拥有负面特质的个体。

更教人不解的是,许多负面特质都是生命历程的一部分。童年爱闹彆扭,青少年反叛,接近成年才逐渐稳定,然后中年持重,老年保守。每一个个体的个性,在这个生命历程的背景中成形;个性只是那些特质以不同的比例组成。

 

人并不例外。有些学者认为,一般人在许多状况中依赖直觉反应,而不是冷静、客观的盘算。那是因为人的脑子是在一个不需要深谋远虑的世界里演化出来的;根据几个简单的规则行事,足以解决人生大事,何必「伤脑筋」?这就是「有限理性」假说(bounded rationality)。而解放「有限理性」,有赖学习、教导,真的必须「伤脑筋」,不能假定人人都有意愿有能力费心。而生活在複杂的社会里,有各种规範约束我们,毋需磨练理性 。

但是「有限理性」假说不能解释为什幺有一些人会有难以克制的「自毁」冲动。进了赌场,愿意试试手气的人很多,但是有一些人就是会沈迷其中,到了病态的地步。不少人尝试毒品只为了好奇,可是有一些人却难以自拔。许多年轻人骑摩托车飙车,出于同侪压力,可是有一些人却宁愿拿生命赌上一把。

总之,以理性得出的行为準则,显然不是动物界的普世价值,在族群组成中、个体生命史中都不是。怎幺回事?

简单的答案是适者生存。

 

适者生存即天择(自然选择),它的重点在生殖,不在生存,也不在逃避死亡。150年前,达尔文便强调过,所谓「适者」、「最适者」,并不指「最佳」、「最合理」、「最符合成本效益分析」。生物都会死,尘归尘、土归土,活着只有一个使命:传宗接代。至于如何完成这桩大业,邓小平同志早就一语道破:不管白猫黑猫,能捉到老鼠就是好猫。

动物世界并无真善美一说。人能反思,任何经验都能赋予意义,生死之道早有种种论述。有人认为小心谨慎、长命百岁才是人生。有人只求好好过上一天,发光发热。哥德更精练:剎那即永恆。

我们的教育也树立了许多不同的人生典範。父母亲可能不期盼孩子飞黄腾达,至少会祈求安安稳稳,可是课本颂扬的仁人志士,有些却做出轰轰烈烈的选择。在理性架构中的负面特质,往往成为冲决网罗的动力。历史哪里只是理性的发扬而无激情的冲动。250年前,休姆(David Hume)就提醒我们:理性是激情的奴隶。

实践上、理念上,生命都有许多风貌。把母亲比做月亮,切记月有阴晴圆缺。母职艰辛,责以圆满未免太苛。

 

作者小传─王道还

王道还(王道还提供)

台北市出生,从小喜欢阅读,但是从未想过写作,因为小学五年级投稿国语日报两次皆遭退稿。大学三年级起意外接到翻译稿约,以后写作亦以翻译为起点(意思是抄袭)。在思想上,对于「思考」产生全新的认识,是在高二暑假读了《西洋哲学史话》(台北:协志工业出版)、《相对论入门》(香港:今日世界出版社)两本书。从高一起就对演化生物学发生兴趣,后来以生物人类学为专业可能并非偶然,可是对科学史、科学哲学的兴趣从未间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