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音电视 >提昇新药实验认知‧让更多癌患受 >
2020-07-12

提昇新药实验认知‧让更多癌患受

提昇新药实验认知‧让更多癌患受(新加坡讯)亚洲一些国家如大马和印尼的病患可能因为教育或文化差异,对新药实验抱着“白老鼠”试药的负面心态,短期内或无法改变人民的想法,不过,若地方政府和组织通过举办更多座谈会、对话会或活动,将有望提昇人民对新药实验的认知及接受率。在StAR(Strategy in Asia Region)计划启动下,预料亚洲将迎来更多癌症新药的实验,亚洲多个国家如韩国和台湾对此趋之若鹜,不过,仍有一些亚洲国家包括马来西亚的人民可能就不那幺热衷了,製药厂诺华(Novartis)希望通过与我国利专单位的合作,提昇国人对实验的认知,让更多病人从中受惠。诺华肿瘤医药疗事务(APSP)区域总监王家骅接受马来西亚媒体的访问时指出,在StAR计划下,诺华肿瘤已展开与大马医疗中心、非政府组织等的合作展开癌症的实验。不过,在未有确实的资料以前,他不便透露合作的对象或单位。“我们希望进一步加强和推广这样的合作,让更多组织参与,因为最终受惠的是国家人民。”国人多不愿做白老鼠台大医学院肿瘤医学部主任郑安理教授和首尔医药大学生物医学研究院长方英柱教授皆在汇报会上宣称,台湾和韩国人民对新药实验的接受度高,其中台大医院有一半以上的癌症病人愿意尝试新药,而韩国超过90%的病人愿意试药,相信比欧美国家响应的态度更为踊跃。受询新药的临床实验是否受到大马人或病患的欢迎,他坦承,亚洲一些国家如大马和印尼的病患可能因为教育或文化差异,对新药实验抱着“白老鼠”试药的负面心态,他认为短期内无法改变人民的想法。不过,他相信地方政府和组织通过举办更多座谈会、对话会或活动,将有望提昇人民对新药实验的认知及接受率。一些国家无法实验新药王家骅也提到,虽说StAR计划涵盖亚洲所有国家及澳洲,但是一些较落后的地区如辽国等因为欠泛基本的医疗建设和特定条件下,无法参与这项计划。“一项医药实验的进行需要一定的条件,例如进行实验的专业人员、仪器、空间如医院或实验室等,很不幸的是一些国家缺泛这些设备,暂时无法进行新药的实验。”新药使用因地而异诺华自2002年推行Glivec国际病患援助计划(GIPAP)后,该部打造创新药物接取计划和抗病联盟的记录在业界无可匹敌。随着新产品的加入后,他们将发展新的连接,并利用即有的关係,持续改善药物成效及取得率。他们也意识到药物使用的挑战因地而异,而成功药物必须获得生产商、政府、非政府组织、医疗照护专业人员、消费者和病患团体共同合作,以应付各国的特殊规定与障碍。在中低收入国家,诺华药物接取计划(NOA)促进创新的公共与私人企业合作伙伴关係,为有需要的病患建立持续取得药物的管道。收购12抗癌药诺华全球排第二随着诺华公司最近从葛兰素史克製药厂(GSK)收购了12个抗癌药后,诺华目前已经坐拥22种可治疗25种病症的抗肿瘤和血液疾病药物,成为全球第二大抗癌药物生产商。诺华肿瘤新兴发展市场高级副主席约翰凯旋(John Ketchum)指出,通过12种抗癌药物收购行动,诺华肿瘤目前拥有独特的优势,以满足癌症患者特殊与不断变化的需求。他说,该公司目前于亚太区在内的新兴发展市场上拥有超过1800个联营单位,是市场或成熟药(mature drugs)如肿瘤、血液疾病和罕见疾病药物其中一个最大的产品组合。该公司同时开发超过25个新的分子实体的发展,瞄準癌症生物学的靶向分子。盼提高有效性治疗他指出,癌症的死亡率在欧美国家呈下滑趋势,而发展中国家的癌症死亡率则是节节上升,尤其在亚洲,癌症新病例和死亡率预料在2030年上扬40%和50%。“这主要因为人们不健康的生活习惯,包括抽烟、缺乏运动和营养不良所致。”他说,该公司致力于通过创新的研究和开发,以及患者的支持,克服亚洲癌症护理上的挑战,包括实行亚洲盛行癌症的医药研究、以业界优先介入的方案提高有效性的治疗,当然也不能缺少与政府及研究的合作。“通过在亚洲市场接近15年的经验,我们非常清楚癌症的挑战,我们也相信能够在提供帮助和满足亚洲癌症病患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我们的目标非常鲜明,那就是把焦点放在亚洲盛行癌症如胃癌、肝癌等的研究工作上,通过合作伙伴关係和努力,我们也希望提供病人与家属衔接正确的资讯和治疗工具,协助他们与癌症共存的旅途。”/良医‧特派:包素菡‧2015.06.24